• 设为首页
  • 加入收藏
  • 咨询热线:13570160628
    广州投资并购律师

    公司股权纠纷案例

    当前位置 : 首页 > 资产重组

    公司股权纠纷案例

    * 来源 : * 作者 :
    关键词: 广州投资并购律师

    公司股权纠纷案例
    原告谢某因与被告张某,某锻造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某公司)产生股权转让纠纷,向中华人民共和国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告状讼。

        

    原告谢某诉称: 原告与被告张某原为大学同窗,张某提出将其在被告某公司中的20%股份转让给原告。

        

    基于对老同窗的信托,原告按张某提出的代价,先后向某公司汇入40万美元,以投资人身份被列名为某公司的副董事长,但一直未介入某公司的谋划办理。

        

    1999年9月原告应邀暂时办理公司时,才发明张某并未按合同,章程的约定,将其许诺投入的211万美元现汇及价值89万美元的出产装备注入某公司,而是将原告投入的资金看成他小我私家出资举行验资,而且在谋划办理时代另有违规操作及陵犯其他股东权益的景象。

        

    为此,原告向张某要求退出金刚公司,由张某按原价收购其出让给原告的20%股权。

        

    张某暗示赞成,并与原告告竣协议,起草了《股权让度协议书》,但在行将签约时,因张某变动付款前提,致签约未成。

        

    两边又确定以某公司董事会决策案的方式取代股权转让合同。

        

    2000年3月13日,某公司董事会作出A,B两个决策案(以下简称3.13决策),赞成原告将某公司20%股权以40万美 元的代价转让给张某;赞成在决策签订后两日内,将公司购置的金沙江路65弄7号404室之房产作价421145元人民币过户给原告,同时将金沙江路69 号底层店面出售款中的150万元人民币先付出给原告,余款由某公司向原告开出远期银行汇票每月付出一次;如有任何一期透支或被退票,原告有权主张所有未到期债权。

        

    因为张某现实是某公司的全额投资人,因此张某对原告的付款举动,即为某公司向原告的付款举动。

        

    董事会决策作出后,原告即脱离某公司, 张某也已经向员工宣布了原辞职股的动静。

        

    而张某并未将金沙江路65弄7号404室之房产过户给原告,某公司也未向原告开出远期银行单据付出余款。

        

    原告认为,股权转让协议签署后,虽未到当局相干部分管理变动挂号手续,但已经是依法建立的合同,具有法令束缚力。

        

    此刻张某和某公司未按协议向原告付出响应的股权转让款,已组成违约。

        

    为维护自身正当权益,故提告状讼,请求判令张某当即向原告付出股权转让款40万美元或按1: 8.279的比例折算的人民币 3311600元;判令某公司连带清偿张某的这一债务。

        

    原告谢某提交了以下证据: 1.某公司的工商挂号质料,以证实某公司的原始股东状态;2.谢某付出投资款的汇款凭据及股东变动后的核准证书,业务执照,以证实谢某的投资环境。

        

    这些证据还证实,至2000年6月,某公司实到注册资金是50万美元。

        

    3.谢某于1999年10月17日向张某发出的质疑函,以证实谢某退股缘由。

        

    4.张某于1999年10月22日给谢某的回函。

        

    5.《股权让度协议书》草案以及谢某与张某和某公司为股权让度事宜的往来传真,以证实退股有充实商议的历程。

        

    6.金刚公司于2000年3月13日作出的董事会A,B决策,议定谢民视将持有的金刚公司20%股份作价40万美元转让给张瑞昌。

        

    被告张某辩称: 被告某公司是本人与案外人A实业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A公司)配合设立的中外互助企业。

        

    原告谢某为了参股,共向某公司汇入资金392908.64美元,不是40万美元。

        

    谢某的资金是汇入某公司,而某公司不是本人的私家企业。

        

    谢某将本人列为本案被告,没有事实按照。

        

    某公司确于2000年3月13日作出董事会决策,全体董事赞成由本人承购谢某的20%股权。

        

    按照《中外互助谋划企业法》的规定,公司股权的变动,光有董事会决策是不可的,必需颠末审批构造的核准和挂号构造举行变动挂号。

        

    这次董事会还决策,将属于某公司的两处房产作价给谢某付出股权转让款。

        

    此举如付诸实行,就会造成互助公司的注册本钱削减,这有悖法令规定。

        

    董事会虽然决策谢某把价值人民币300万元以上的股权转让给本人,但由董事会决策的情势转让,不切合法令的要求。

        

    按照相干规定,经济合同除即时清结的以外,该当采纳书面情势。

        

    决策后,谢某没有与本人订立过转让的书面合同。

        

    基于以上来由,谢某此刻按照某公司2000年3月13日的董事会决策主张付出股权转让款,是违法的,其诉讼请求不该当支撑。